方寸之地

读书

李约瑟难题与化约主义

提出「我思故我在」的笛卡尔,虽然在哲学方面被证明离真理有万里之遥,但他提出的化约主义 (Reductionsim,又译作还原论等) 和解析数学模型却成为现代科学研究中最具威力的知识工具。

化约主义认为,世界是由一组物理零件组成,系统、事物及现象都可以化解为各个部分组合来加以理解和描述。比如:生命是由神经系统、消化系统、免疫系统等各部分功能一起作用维持的一个系统,而系统由个器官组成,器官又划分为各种组织,组织最终可以分解为细胞,然后是蛋白质、遗传物质、分子、原子等。

虽然化约主义有它的局限,尤其在解释复杂系统,如:人类大脑、心智、生物进化、昆虫社会、经济、万维网等适应性过程显得捉襟见肘。但是化约主义无疑对近现代西方的科学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从公元元年至13世纪,中国的文明远超欧洲。然而,13世纪之后,中国的发展开始停滞,欧洲却结束中世纪的前半期,开始缓慢向前移动。

一方面,这跟宗教和历史文化有关。中国人不喜欢抽象的、编辑成典的定律,因为法家在思想统治上带来不愉快的经验。此外,中国人不相信万物之上存有一位具备人类特质和创造特质的神。因为不迫切需要普适的原理(神的旨意),也就无需费心去寻找它们了。

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,中国的习惯「整体论」思维,「天人合一」,中国人相信自然界的物体是不可分离的,天上的星辰,地上的山岳,花朵、沙尘,无不如此。 结果,17世纪时欧洲出现了抽象过程和解析研究,而中国却不具备这样的土壤。当欧洲人用透镜观察细胞、微生物时,中国人仍然信奉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。」

不过,科学发展绕了一大圈,在化约主义解决大部分现代科学问题之后,也遇到了自己的边界,不得不回归「整体论」,去探寻更广阔的世界。只是,没有这一步的开始,科学的脚步迈不出去,只能原地打转。

主要观点源于:《知识大融通》

方寸之间 https://www.fangcunzhidi.comOct 08, 2017